欢迎访问北京城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恒星引力,危

作者 / 王大力作者 / 王大力

编辑 / 阿   笔

运营 / 小饼干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的播出情况不太乐观。

讲个kk观察到的事。比起一部剧的导演编剧等,制片人王一栩也是恒星引力创始人可是要有名有姓得多。

兴许是因为有了去年《七时吉祥》的网络反噬经验,在今年《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开播前以及开播发布会当天,王一栩都极为低调,仅在那场盛大的发布会最后上台合影。而在发布会后也就是《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开播当天该剧站内热度值创下纪录后,王一栩再次发声并冲上热搜。随后,热度值和数据出现疲软,他也就没再继续活跃了。(微博更新停在5月24日)

某种程度上来看,王一栩的活跃路径和《狐妖小红娘月红篇》的播出情况很相似。

如今,《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播至26集(一共36集)。回看该剧开播时的“黑红”路线,两极化的口碑评价还一度撑起讨论声量,无聊、儿童剧、中老年古偶等风评几乎堪比当年《有翡》的反向营销,给观众一种“不亲自审判就跟不上热议话题”的紧迫感,成功勾起大伙儿这剧“到底能有多差”的好奇心。

哦豁,现在是观众直接不给眼色,大有一副“连着恒星一起抬走吧,已经累了”的架势。

这很不对劲。毕竟不论从其IP知名度、主演国民度和制作班底的话题度来看,《狐妖小红娘月红篇》都不至于此。

比“面子”问题更值得关注和商榷的是“里子”问题:高开低走,说明观众抱着高期待前来,却被内容赶客,翻车也有必要搞清楚折在哪;输赢之外,《狐妖小红娘月红篇》之于行业,是否还有值得被看到的经验留存?

一、长剧集需要情节和逻辑,懂?

抛开那些花边新闻和每天长在瓜田里的猹,对于“沉默的大多数”观众而言,愿意花时间追长剧集的动力还在于内容本身:故事好看,演员过得去就行,古装再添一条,特效别太五毛。

就这么点事,《狐妖小红娘月红篇》踩了两个坑:情节短剧化,视效儿童化。本来走浪漫唯美路线的女频漫画破次元结果变成了真人动画片,还是中年版,这能不来气么。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除了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这对主故事线上的cp,还有涂山雅雅和傲来国三少这对cp,以及御妖国情缘、千颜情缘、尾生情缘三个副本。奈何涂山红红和东方月初这对主cp实在太抢眼和集火,暴露的叙事短板也过多。

首先是“养成系”的姐狗感变味了。东方月初葛优躺在树上评价涂山红红仙颜未改那段油腻到能炒一年菜,男凝和爹味已经连龚俊这种纯欲型奶狗都救不回,背德感0,年下感0,小妈文学爽感0,kk只想一平底锅抡过去,把东方月初从树上打下来让他站直了好好跟养母说话。

其次是缺乏情绪的铺垫和起承转合。长剧集和短剧的区别在于过场戏赋予的递进感,志怪世界惊奇的世界观设定也不能成为省略过程直接告知观众“爱就爱了”“散就散了”的理由。东方月初为了找母子符的解除方法和御妖国公主假意成亲,原始的动机其实是有张力的,暂时放下个人情感而成就大我(爱与和平什么的……),结果却变成了东方月初向涂山红红一顿输出我对你而言算什么,kk目瞪口呆看妈宝撒娇。

退一万步,如果换一个人妖相恋荡平四海八荒的爱情故事,这些叙事的短板或者可以看作是套路惯性产生的“小瑕疵”,甚至是可以容许和谅解的。《狐妖小红娘月红篇》之所以变得难以忍受,是因为这部剧几乎延续了恒星引力长期以来被诟病的叙事问题:没逻辑、不连贯。

起初,在kk看来,同样的问题在同一个创作团队中延续,并非创作能力所限,而是创作态度的偏移,在自诩找到流量密码后不假思索地进行复制堆叠,而对原本存在却被掩盖过去的问题不加以提升改进,是创作上的偷懒和不负责任。

kk也是怎么都没想到,在恒星引力的时间轴上,《苍兰诀》《七时吉祥》《狐妖小红娘》系列篇几乎不存在什么先后顺序,而是从一开始就走的是“广撒网,爆一个算一个”的盲盒策略。咱就是说合着当年《苍兰诀》的爆纯纯成了个大意外,《七时吉祥》和《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才算是真实常态?

二、理讨:什么是“东方美学”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第二个大的问题出在视效上,这个问题分两个维度讨论,先说赶客的地方,再论行业价值。

不知从何时起,行业涉及古装必谈“东方美学”已成基操,以此标榜创作者的文化自信和自觉意识。恒星引力一度被视作古偶“全村的希望”,因为它几乎兼具曾经红极一时的两家古偶创作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幕后班底源自老唐人,而在内容把控上,虽不像周易拥有原创力惊人的编剧团队,但是头部IP不缺,意味着内容的来源有保证,也有品控。

该说不说的,恒星引力也确凭一己之力把古偶从“丧葬风”拉了回来,谁能想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背景下,一堆观众还会为古装从黑白电视机年代重回彩色而老泪纵横呢……

恒星引力在《苍兰诀》时期对“东方美学”的理念拆解还是足够到位的。全剧以“水”为创世基石,创造出水云天、苍盐海、云梦泽三个风格不一且极具想象力的叙事空间,且不同的景观风貌与传统文化想象中的大众认知紧密结合。

比如水云天是清明高远的,突出仙界的自由灵动;苍盐海是神秘富丽的,古丝绸之路的景观大抵如此;云梦泽繁华热闹,盛世烟火升平也能给人一种现世美好的代入感。 

到了《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暂且抛开“苦情树”的世界观设定被大刀阔斧改个彻底不谈,其通篇气质透着一种“货不对版”的迷离割裂:美则美矣,却缺乏“志怪”的风骨,唯美浪漫的画风很难和光怪陆离的志怪世界画上等号。

《山海经》也好,《聊斋志异》也罢,其中描绘的上古神兽和妖魔鬼怪不尽是“美”,还有狰狞和丑陋,甚至是可怖的,其中饱含古人对于未知世界的恐惧、探索和想象,但到了我们的古装仙侠或奇幻剧里,六界空前实现大一统。单看他们原型人畜无害想绑回家当宠物的样子,就已经开始不对劲了。彩云或者鲸落,还有那些被蒙上一层高糊滤镜的神器、法物,怎么看都像流行于90后小学初中阶段的唯美壁纸,只不过那时候没有造出像现在一样高概念的新词而已。

还得接着说但是。动辄美学主张和非遗传统,矫枉过正的强行价值输出对于真正的非遗传承来说难有真正意义上的普及或弘扬,动不动就把非遗拉出来遛遛的行为或许还会遭到观众因同质化而产生的抵触和反噬情绪。

平心而论,作为首个将XR虚拟拍摄技术应用在长剧集制作上的《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在创制技术革新的维度还是产生了不小的积极影响,令人振奋的不止在于行业补白或者技术升格,而是这项从大制作开始“实验”“试错”的“工业革命”,其积累下的数字资产,把价格打下来,将成熟度提上去,最终能够惠及到更多中小体量的内容和创作者团队,令整个行业都能够吃到技术提升和普及带来的红利。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代剧也需要特效,比如窗外的场景、车窗外的场景,如果能够通过虚拍技术实现,是否就意味着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更多贴近生活的“景中景”,而不是放眼望去满眼几乎都是已成为大城市代名词的“大裤衩”或者“东方明珠”?

又或者,对于更穷却也追求品质的10分钟、1分钟微短剧创作者来说,是否也能梦一下“花小钱办大事”了?

我们不回避恒星引力《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在文本内容上暴露的问题,同时也应当肯定创作者在模式探索、技术探索和创新探索上起到的积极作用。内容生产归根结底和流水线生产产品不同,总要有一些游离在评价体系外的风险探索,试错着试错着,没准儿就找到一个点或一个面的成功突破。

也由衷希望吧,恒星引力守好自己的招牌,把古偶赛道这份“全村的希望”能延续下去,试错不怕,怕的是盲目自信带来的膨胀反噬。毕竟,“狐妖”不是一锤子买卖,女频国民IP的漫改前途,可是都压在《狐妖小红娘》上了。

东方月初 新浪众测 新浪众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北京城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